新闻产经轻工日化电器通讯仪器机械冶金矿产建筑建材石油化工食品医药电子电工能源电力交通运输农业环保图片手机版
当前位置:中国市场调查网>产业>冶金矿产>  正文

估值水平回升 我国矿业须加快国际化进程

中国市场调查网  时间:2015/7/14 18:36:40   来源:中国工程机械商贸网

  “我国市场需求将长期影响世界矿业的发展,“看中国脸色”成为全球矿业的新常态。矿业产能由生态与环境压力过大的国内转向生态与环境负担相对宽松的境外资源富集区,必将成为我国矿业的常态。因此,我国矿业必须加快国际化进程,向全球资源富集区转移。

  当前,我国经济持续繁荣已经成为世界矿业发展的主要动力,我国市场需求将长期影响世界矿业的发展,“看中国脸色”成为全球矿业的新常态。

  近日,在2015年(第二届)矿业投资经验交流会上,中铝矿产资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思德认为,矿业产能由生态与环境压力过大的国内转向生态与环境负担相对宽松的境外资源富集区,必将成为我国矿业的常态。因此,我国矿业必须加快国际化进程,向全球资源富集区转移。

  矿业海外并购机会多

  受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疲软的影响,矿业公司的生存环境面临着挑战。对此,中色地科矿产勘查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和志军认为,未来全球矿业发展趋势,一是全球矿产品价格短期低迷,长期趋势是矿产品价格震荡上升。在高价资源时代,由于矿产资源低品位和勘探大深度,导致矿产开发成本、环境和社区成本、人力成本、税费成本上升,将支撑矿产品价格。二是在全球资源为本、品(位)质为王时期,矿业发现阶段资源价值增长最快。目前,BHP铁矿石生产吨矿成本可控制在20美元之下,但是我国矿山吨矿成本平均在80~100美元,而高于100美元的民营矿山已经倒闭,现在剩下的是60~80美元的矿山仍在苦熬。三是我国“一带一路”战略将提振全球矿业市场,特别是中国、印度、东盟工业化进程,对能源矿产的需求还会进一步增加。四是全球矿业公司更加重视精细管理和科技进步,在找矿、采矿、选矿、冶炼整个矿业链中,技术起关键性作用。同时,更加重视投资风险控制,比如优化项目组合、优化区域组合、优化矿种组合,目的是增加抗风险能力。

  王思德指出,当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煤矿、铁矿、黄金等价格已经接近甚至低于全球平均成本水平,对不少矿山造成了较大的成本压力,尤其是大多数中小型煤矿、铁矿几乎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很多矿业项目希望出售,却难以找到买家,矿业公司大多度日如年。同时,国际大型矿业公司大多都已经无暇顾及新的投资与并购,而是几乎把所有精力放在了优化资产结构和压缩成本两个方面,以尽可能保证股东利益不受大的损失。而且,全球矿业资本市场冷清,矿业资产价值与公司市值严重背离。国际矿业资本市场融资能力大幅度萎缩,股价持续下跌,公司市值大幅度缩水,与2011年相比,全球矿业公司的市值已经缩水50%左右。

  走资源全球化配置道路

  王思德介绍,从2002年以来,全球矿业新增产能几乎都与我国需求紧密相关,我国市场对矿产品的需求几乎占据了全球半壁江山,成为影响世界矿业走向的主要力量。据普华永道最新预测,目前我国占全球大宗商品需求总量的40%~50%,我国经济持续放缓对大宗钢材商品及普通金属需求产生影响。

  近年来,我国矿业产业结构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调整矿业产业结构,加速国际化进程,成为我国矿业的当务之急。一方面,我国极其巨大的矿业产能,带来了极大的资源消耗和极为严峻的生态与环境负担。另一方面,我国资源紧缺的局面依然非常严峻,对外依存度始终居高不下以及自有矿山资源储备比例严重不足,已经成为我国矿业增强国际竞争力的巨大障碍,必将促使我国矿业更加坚定地选择走资源全球化配置的道路。

  王思德表示,“十三五”期间将是我国实现经济发展方式实质性转变的关键时期,我国经济将进入有质量的中高速高增长阶段,理所当然是我国矿业做好海外资源布局的关键时期,并且可以做出肯定的判断。一是在“十三五”初期(2016~2018年),我国经济仍将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产能过剩等问题和矛盾暂时不会有明显改观,市场信心还难以明显恢复。因此,世界大宗商品价格极有可能继续保持低位震荡,但进一步大幅度下跌的空间有限,全球矿业资产估值水平将继续保持在低位状态,进一步缩水的空间比较有限,将是我国海外矿产资源布局的最佳时期。二是在“十三五”中后期(2018~2020年),我国经济的运行质量在经过全面深化改革后将有明显提高,产能过剩等问题将有明显改善,市场供需趋于平衡,市场乐观情绪将逐渐高涨,大宗商品价格将逐渐回暖,全球矿业资产的估值水平将快速回升,但短期内不可能回升到2011~2012年的估值水平。

  海外投资热情高风险大

  王思德认为,我国需求铸就了世界矿业巨头的辉煌,却使我国矿产用户沦为了“打工仔”,导致巨大的矿产资源需求和矿产资源的严重短缺,难以支撑我国矿业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而且,我国矿产资源消费的增长还将持续较长时间,现在只是阶段性低谷期,2015~2017年将是低风险资源扩张的重大机遇期。

  近年来,我国中央企业在境外开展了规模较大的并购与矿山建设,成效较为显著,其中中国铝业、中国五矿集团和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在境外的资产均已经达到了其各自总资产的40%以上。如今,我国“一带一路”战略是驱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力,许多企业和投资机构都用行动体现了对这个大战略的追随。比如丝绸之路黄金基金以及正在筹备的、并未命名的资源并购基金、海外资源并购基金三只基金的筹备和组建,就充分反映了不少矿业企业、金融机构等对于矿业投资及参与“一带一路”战略的极大热情。

  和志军介绍,我国矿业投资机会,一是初级资源项目,赢利模式是低价进入—勘查升值—高价变现。二是成熟资源项目,其中资源发现期一般1~2年,找矿比较狂热,是高风险期;可研—开发期一般2~3年,是现实理智评价期;生产和再找矿期一般2~3年,已经达成决定,是低风险期。三是蓝天矿业项目,其中有较大资源增长潜力的中小型矿山项目投资机会多、投资风险小、增值空间大、符合政策导向、竞争对手少。四是与矿业公司共成长,其中大型矿业公司低谷期的对策是现金为王,首先是降低运营费用、精简矿权数量、优化债务结构;其次是减少新项目投资,集中资源在优势项目上,剥离非核心资产,而对核心资产继续适度扩张,并在矿山附近探矿增储。而中型矿业公司低谷期的对策,一是收购低成本矿权资产,拉低平均成本,二是扩大规模,占据市场优势地位。不过,在矿业公司草根勘查期、发现期、可研—建设期、生产期、再找矿期中,初级资源项目、开发前期项目、矿山找矿项目是低成本矿业项目投资的关键节点。而成功的大型矿业公司多是在低谷期发展起来的,但是在高峰期快速扩张的公司,在市场下行调整期将面临巨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