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产经轻工日化电器通讯仪器机械冶金矿产建筑建材石油化工食品医药电子电工能源电力交通运输农业环保图片手机版
当前位置:中国市场调查网>产业>轻工日化>  正文

羊奶粉行业潜规则:牛奶冒充降低成本

中国市场调查网  时间:2015/6/30 22:27:05   来源:新京报

  2014年7月,北京,第五届北京国际玩具动漫教育文化博览会上,消费者在品尝羊奶粉。图/CFP

  都说羊奶粉比牛奶更好、更接近母乳、更容易被孩子吸引,可是如果质量都不过关,这个羊奶粉孩子如何喝得下?6月23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在今年第二阶段婴幼儿配方乳粉专项监督抽检中,7批次婴幼儿配方羊奶粉不合格,飞鹤乳业控股的关山乳业有限责任公司6批次羊奶粉上榜,陕西圣唐秦龙乳业有限公司也有1批次在其中。

  这次通报,不仅让公众视野集中到飞鹤对控股子公司的管理问题上,也把一向“沉寂”的羊奶粉市场拉到了备受瞩目的聚光灯下,羊奶粉的种种问题也由此被揭开。

  Q1 “黑榜”牵出羊奶粉品控困局

  尽管飞鹤乳业快速进行了危机处理,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飞鹤作为关山乳业的控股公司,仅提负有“监管责任”,并不能解答所有疑问。

  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制定的《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细则》,企业采购制度应保证维生素、微量元素等营养强化剂验证合格,且要对出厂乳粉全项目逐批自检。

  而关山乳业有多达6批次羊奶粉出问题,让人对关山乳业的品控管理产生疑问。2014年,飞鹤乳业在收购吉林艾倍特乳业后,又斥资3亿元控股关山乳业。飞鹤当时称,保持关山的独立运营,同时将自己运营多年的全产业链模式移植到关山乳业。

  不过,飞鹤乳业向新京报记者称,由于保持独立运营,管理上一直处于磨合状态。至于并购一年多来,飞鹤对关山乳业究竟采取了哪些具体管理措施,飞鹤并未回应。

  知情人士透露,在被飞鹤乳业并购前,关山乳业最早是一家国企,后经历了改制。在羊奶粉行业中,关山乳业还是比较靠前的。

  “2013年工信部对乳企重新审核发证,这些企业投入了一笔资金,加强了厂房、产品的管控和建设,但相对来说还是落后一些。” 乳业专家宋亮认为,硬件投入对羊奶粉企业来说十分重要,但质量安全问题的核心还是出在管理上。

  关山乳业之外,另一家因羊奶粉硒含量不达标而“上榜”的陕西圣唐秦龙乳业有限公司也于近日发布公告。圣唐乳业承认称,这是因生产部门在操作中“量没有给够”。

  据陕西某羊奶粉企业人员透露,一些羊奶粉的企业在管理上还是存在问题,“生产加工过程中工作人员、职能部门有疏漏,安全意识不到位”。

  宋亮也提到,“目前牛奶厂管理比较到位,而羊奶场基本都是散养,品控难度相对较大”。

  Q2 散养居多 羊奶奶源不稳定

  关山、圣唐羊奶粉此次被通报后,整个羊奶粉市场随即受到社会关注。

  陕西省乳品安全生产协会秘书长王伟民介绍,目前陕西省羊奶粉年销售收入约35亿元,约占全国羊奶粉市场90%份额。

  另据宋亮提供的数据,我国整个羊奶粉市场规模占乳粉市场的份额很小,但生产企业却多达二三十家,品牌更是多达二三百个,行业集中度低。

  圣唐乳业自己也承认,包括关山、圣唐在内的几家羊奶粉企业只能说是在行业前排,却称不上龙头企业,整个羊奶粉行业没有出现诸如牛乳市场蒙牛、伊利这样的大品牌。

  2008年“三聚氰胺”对牛乳市场造成冲击,也催生了羊奶市场,许多奶粉企业竞相开拓羊奶市场。

  据陕西某羊奶粉企业人员透露,目前陕西有婴幼儿羊奶粉生产企业十余家,像圣唐、关山这种规模较大的企业约四五家,其余均为中小生产企业。

  圣唐乳业称,目前圣唐自有牧场有2000多头奶羊,但奶源仍紧张,仍需向奶农合作社寻找奶源。而在整个陕西地区,大型规模奶羊养殖场数量也很少,主要靠分散饲养。业内人士说,虽然关山、圣唐都在建自有牧场,但目前尚无一家完全建成。

  乳业专家王怀宝曾对媒体表示:“在陕西的奶企中,圈养几百只山羊就算是行业里的翘楚了,大多数的奶源都很混乱,目前陕西放养了超过20种不同的奶山羊,每种羊奶的质量是不一样的,奶源出处不统一,产量也很不稳定。”

  Q3 潜规则多 羊奶里掺牛乳降成本

  乳业专家王宝怀曾表示,羊奶资源稀缺,市场上无论生鲜乳还是奶粉,羊奶的价格都要高于牛奶多倍。因此,“以牛奶冒充羊奶的现象非常普遍。”而目前国家抽检中,并没有区分牛乳和羊乳这一项。

  陕西某羊奶粉企业员工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一些小企业确实存在掺牛乳的现象,一是因为奶源不足,二是因为羊奶粉成本高。

  据了解,目前一公斤羊奶的市场价为7-8元,一公斤牛奶的市场价为3-3.5元,羊奶价格是牛乳的2-3倍。反映在市场终端,婴幼儿配方羊奶粉的价格要高出牛乳粉1-2倍。

  另外,乳清蛋白是婴幼儿奶粉中非常重要的成分,对含量比例要求较高,须接近母乳水平。

  宋亮指出,羊乳清产自羊奶酪,由于我国没有羊奶酪产业,因此也就不生产羊乳清,原料主要依赖进口。由于羊乳清产量较少且价格较高,用牛乳清替代羊乳清进行生产的现象也很普遍。

  针对这个问题,陕西省乳品安全生产协会秘书长王伟民给出的解释是,国家标准仅提到“乳清粉”,并没有区分羊乳清粉和牛乳清粉,用牛乳清生产羊奶粉并不是掺假。

  但宋亮更关心的是消费者的知情权,“既然是羊奶粉,大部分成分应以羊为主,而不是以牛为主。国标未规定企业须在产品包装上标注乳清种类,所以很多消费者并不知情”。他认为,有必要针对羊奶粉专门设立国家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