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产经轻工日化电器通讯仪器机械冶金矿产建筑建材石油化工食品医药电子电工能源电力交通运输农业环保图片手机版
当前位置:中国市场调查网>产业>冶金矿产>  正文

未来5到10年中国矿产需求还会持续缓慢增长

中国市场调查网  时间:2015/7/14 18:29:44   来源:中国工程机械商贸网

  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怎样看待新常态下的矿产资源需求?如何认识这个时期矿产资源需求的特点?我国重要矿产资源需求峰值大概何时到达?我们来看看专家、中国地质科学院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王安建教授的技法。

  要认识矿产资源消费规律

  王安建教授认为,工业化是人类将自然资源转化为财富的过程,是人类大量耗费自然资源、迅速积累社会财富、快速发展经济、大幅度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过程。当基础设施建设、城镇化和社会财富积累达到一定水平、工业化进入成熟期、经济结构发生重大变化时,重要矿产资源消费量开始下降,能源消费速率开始趋缓。

  王安建教授说,我们在研究发达国家的矿产资源消费历史时,对一次能源、钢、水泥、铜、铝等大宗矿产资源人均消费与人均GDP的关系作了深入研究后,发现一些规律性的现象:资源消费与经济发展呈现一种“S”形演化轨迹,它反映出资源消费与经济发展的一些内在规律性联系,在经济增长的不同阶段,对应“S”形轨迹形成矿产资源消费的起飞点、转折点(快速增长期、缓慢增长期)、零增长点。从一些工业化国家的经验事实来看,人均资源消费顶点位置相对集中,钢: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1.2万美元(购买力平价,下同)时;铜:人均GDP达到1.7万美元~1.9万美元时;铝:人均GDP达到1.8万美元~2万美元时;能源: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2.2万美元时。

  具体说,矿产资源消费的起飞点。不论是能源还是其他大宗矿产资源,人均资源消费的起飞点均集中于人均GDP2500美元~3000美元。这一时期与国家工业化起飞阶段完全吻合,它代表了一个国家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矿产资源开始加速消费。英国矿产资源消费高速增长在1887年-1899年,美国是1880年-1888年,日本大致在1953年-1956年。

  矿产资源消费转折点。即人均矿产资源消费增速由大到小的转折点。由于不同资源的性质及用途不同,这一转变点的位置也不同,分别对应于经济结构的重大转型期。钢、水泥属结构性材料,其转折点集中于人均GDP6000美元~7000美元时,对应于社会基础设施建设的高峰期;人均能源消费的转折点集中于人均GDP1万美元~1.2万美元之间,对应于经济结构发生重大转型的开始。之后人均能源需求增速开始下降。

  矿产资源消费零增长点。从国际上看,钢、水泥人均消费的零增长点集中于人均GDP1万美元~1.2万美元时期;人均能源消费零增长点出现在人均GDP2万美元~2.2万美元时,它标志着后工业化阶段的开始。

  王安建教授介绍,根据发达国家人均GDP、基础设施建设、社会财富积累等与矿产资源消费内在关系的研究,比照我国整体进入到工业化中期偏晚阶段,基础设施建设与社会财富积累、城市化达到一个相对较高水平,目前我国经济发展对大宗矿产资源需求的增速将减缓。以消耗大宗矿产为主的重工业产业由于下游产品需求的减缓,本身产能过剩,发展速度需要换档,发展动力需要更新。

  目前矿业处于调整期,未来5~10年中国矿产资源需求还会持续缓慢增长,矿山企业需要未雨绸缪

  王安建教授介绍,中国进入工业化中期转型调整期,重要大宗矿产资源需求还在缓慢增长,将在2025年前后陆续达到顶点。尽管资源需求增速放缓,但是资源需求仍将处于高位运行,资源需求总量仍然巨大。

  王安建教授认为,人均矿产资源消费量是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的标识。从中国目前经济发展阶段看,除钢铁消费基本处于峰值期外,其他大宗矿产资源需求无论总量、人均量还是会缓慢上升,只不过是增速放缓了,正处于增速减缓期,出现了短时期供过于求的局面。王安建教授不认为目前矿业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正在向夕阳产业过渡。一方面,从我国目前社会财富积累、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化水平等对矿产资源的需求看,许多重要矿产,除钢铁和水泥(矿产品)外,无论需求总量还是人均需求量还在缓慢上升,比如,近些年铜、铝、铅锌、硫、磷、钾、镍、锑、锡等这些重要矿产需求总量、人均消费量还在缓慢增长。大部分重要矿产的需求峰值还没有到达。中国重要大宗矿产资源需求将在2025年前后陆续达到顶点。即便是到达顶点,资源需求也会在高位运行一段时间。另一方面,伴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特别是东盟国家和印度的崛起,矿产资源需求还会持续增长。从较长的尺度说,矿业发展前景仍然看好。

  王安建教授预测,达到峰值的矿产需求总量会很高。预计钢铁消费的峰值大致是在7亿吨~7.5亿吨;能源消费的峰值大约出现在2030年,大约消费40亿~42亿吨;我国铜的消费峰值大致在2022年-2025年,大约消费1300万吨~1500万吨;铝的消费峰值大致在2022年-2025年,消费2700万吨~2900万吨;铅、锌的消费峰值大致在2022年左右,铅大约消费680万吨~700万吨,锌大约消费770万吨~790万吨。

  总之,未来中国矿产资源需求还会持续缓慢增长,许多重要矿产资源消费量在相当长时间内仍将保持全球第一水平,至少保持10年~15年。

  目前矿业出现的问题如矿产品价格下行、一些企业经营困难、日子不好过,原因是全球矿业产能扩张的增速超过了需求的增速。前些年世界许多重要矿产集团和企业对中国需求的判断过于乐观,认为需求会直线上升,因而产能扩张很快,出现了供过于求的局面,结果导致一些矿产品价格下行,给产业发展带来巨大压力。

  他认为,这是一个需要调整的过程,是一个矿业的调整期,而不是矿业下降期。在此期间,一些企业可能会萎缩、淘汰,有一些企业需要转型。那些资源禀赋优质、竞争能力强的企业,将在这个过程中成长起来。

  “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周边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提升,会对矿产资源需求产生拉动效应

  那么,未来世界矿产资源需求前景会怎样?王安建教授说,从长远角度看,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周边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水平的不断提升,对资源需求会产生较大拉动效应。政府要坚定不移地支持相关产业“走出去”发展。

  从区域资源需求角度看,要密切关注印度、东盟。印度、东盟目前正处于经济发展、矿产消费加速阶段。印度钢铁消费3年增长量近1000万吨,其GDP增速是两位数,其矿产资源消费增速较快;目前,东盟正处于经济发展对矿产资源消费高度依赖和增速最快的阶段,东盟十国增长要比前者更快一些,他们有可能成为全球重要矿产资源需求的接替者,但需求不可能像中国那样拉动全球的消费。

  针对目前一些国际矿产品供过于求、许多企业难以维持的现实,王安建教授认为,对企业来说,这既是机遇又是挑战。在此期间,资源品质差、污染重的小矿山企业可能会被淘汰出局,那些资源秉赋好、成本低的企业将会不断成长。现在国际大矿业公司在干什么?在剥离高成本的或者叫不良的资产,为下一步竞争作准备。我国大宗矿产资源秉赋不佳,需要“走出去”充分利用境外资源,融入国际矿业市场,不断提高企业竞争力。但我国在宏观层面上的战略谋划是非常缺乏的。

  “矿产品价格的下跌,给中国企业“走出去”参股、并购、产能转移、资本扩张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机会,但也要注意到,一定要获取质优价廉的资源,同时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王安建教授最后强调说。